Jeffrey Wernick:我为什么信仰比特币?

admin 11月前 305

Jeffrey Wernick|比特币早期参与者、独立投资人

我深受哈耶克作品的影响,他不仅仅是一位经济学家,更是一位不同寻常的思想家。真正吸引我并与他交谈的是,他将经济学类比于生物学。大自然以一种自组织的方式在进化着。我真的考虑过这一原则,我喜欢对等关系,从来不喜欢等级关系。


当我考虑创业时,我希望是一个人人高兴、能自组织起来的对等关系,找到合适的人才,建立正确的激励结构,那么我只是员工们的领队和导师,仅此而已。我想确定的是,所有人都有着共同的愿景。一旦有着共同的愿景,那么公司将像比特币一样有机地发展。


1.一个零自我意识的人开启这场运动

中本聪就有这样的愿景,自2008年10月31日中本聪发表论文,2009年1月3日比特币诞生,挖了一些比特币,与一些人通过电子邮件交流,然后就消失了。但比特币的演变已经开始了,并不需要中本聪的参与,一切都是有机的发展。


中本聪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群人,因为当时在讨论组里大家使用的都是化名。很多人认为“中本聪”可能来自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因为曾经有一个挖矿的节点来自NSA,所以不少人认为NSA知道金融体系有一天会坍塌,他们将来就可以渗透进系统,找到一种更为方便跟踪每个人的方法。


不管中本聪是谁,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写出过这样的协议,使协议的价值从零开始以比什么都快的速度增长到上千亿美元,且不给予自己报酬,也不是为了报酬而工作。这是如此独特,也与我经营公司的理念和方式非常一致。我希望人们谈论我的模型,而不是谈论我,这才是最成功的“事业”。


事实上,中本聪没有自我意识。一个零自我意识的人创造了一个协议来开启这场运动,然后便销声匿迹。一位最有名望的犹太学者告诉我们,匿名奉献是最伟大的。他不需要从所做的事情中收获任何赞誉。

再看看我们,再看看我们周围的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着什么呢?


如果你有一份年薪5到8万美元的工作,你将这些钱投入股票市场,希望泡沫能够永远持续下去;或者投资于固定收益证券却收不到利息。那么你如何通过工作积累财富呢?你如何为退休攒下资金?过去的福利可以帮助你攒下退休资金,因为银行存款的利率高于通货膨胀率,过去通货膨胀为零,存款利率为3%。现在我们的存款利率为零,通货膨胀率为4%至5%。所以每个人都依赖负债来维持生存。


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做出了他们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各地政府都提供了医疗、退休保险等社会福利,但这些政府却没有资金来弥补赤字。就算他们对人们征收100%的税,他们也仍然无法弥补财政赤字。2008年的金融危机,暴露了这个体系是如此的脆弱。如果现有体系不脆弱,比特币也将不会存在。比特币是现有机构失败的结果,人们不再信任任何现有机构。


每个国家,无论他们的政府组织是什么,他们几乎都是一样的。人们希望接近权力,希望获得接近权力的特权,而这一体系就是为了强化这一点而设计的。这个世界正朝着中心化的方向发展,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我致力于创造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一个更多建立在对等基础之上的平等世界。


不管“区块链技术”这个术语意味着什么,去中心化的概念才是我所要传教的。我非常相信这一概念,我决定牺牲我一生中最珍视的隐私和匿名,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去颠覆世界。


2.我为什么信仰比特币?

我不信任货币体系,政府无需公民的同意,就可以无限增发纸币,我一直以来都是硬通货的支持者。


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挂钩。那时我才15岁,感觉到美元将会贬值,就用积攒的5000美元买入了黄金股票。仅仅3年时间,5000美元就增值上百倍,接近250000美元。


1980年代,David Chaum这个密码朋克教父级人物提出了“加密货币”的最初设想。1990年代,我尝试创造自己的数字黄金,并向已经开展加密货币研究的Digicash(David Chaum创办)展示商业计划书,然而由于技术等各种原因,合作并未谈成,我只能打消了“数字黄金”的念头,但依然关注“加密货币”、“密码学”等相关信息。

所以2009年1月3日,当比特币创始区块诞生的时候,我写了篇文章,感到“这一切真的就要发生了!”。


在此之后,我开始为比特币生态做贡献。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比特币上投机,至今为止,我没有卖过一个比特币,从2009年到现在,从1美元到1000美元到2万美元,我见过太多的跌宕起伏,从1.9万美元跌到5千美元真不是什么大事。


差不多在25美元的时候,有一些朋友开始入场了,但是他们都很快就卖掉了。因为他们本质上不相信比特币背后的哲学理念,都还是相信固有的法币体系,所以我没办法说服他们法币体系只是场骗局,是非常脆弱的。我很多回报率高的投资,其实一开始都是没有太多人认同的,就像我15岁时就买了黄金股票一样。

大部分人犹豫时,我疯狂。但我不贪婪,也从不恐慌,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为什么从未卖过一个比特币?我认为,卖了就表示你认为法币是优于加密货币的,那为什么要卖?


许多人认为,比特币是一种支付系统,这似乎已经是比特币社区里的一种常识,毕竟中本聪在白皮书中就指出这是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然而,我却认为,比特币是一种价值储存而不是支付工具。


在铸币时代,英国财政大臣格雷欣发现,当那些低于法定重量或者成色的铸币——“劣币”进入流通领域之后,人们就倾向于将那些足值货币——“良币”收藏起来。最后,实际价值较高的“良币”渐渐为人们所贮存离开流通市场,使得实际价值较低的“劣币”充斥市场。这种现象不仅在铸币流通时代存在,在纸币流通中也同样存在。大家会把肮脏、破损的纸币或者不方便存放的劣币尽快花出去,而留下整齐、干净的货币。


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也比比皆是,比特币目前的情况也是如此。那么什么时候比特币才可能用于支付呢?答案就是当你用完了劣币的时候,才会开始使用好币。当大部分人对法币失去了信心,比特币或者加密货币才可能真正被当作支付工具。

我不是一个区块链信仰者,我是一个比特币信仰者。区块链与比特币不同,我信仰去中心化,我希望政府对我们的财富起不了任何影响作用……


3.比特币所面临的威胁

如果吴忌寒的潜在算力突破了51%算力的界限,那么他就可能通过往这一生态系统中引入双花攻击来摧毁比特币,他们可能会伪造比特币或使已经产出的比特币无效化。你得希望他不会有那样的动机。


不幸的是,无论你设计什么样的协议,积攒权力都是人类的特质之一。


而通常对权力最痴迷的大多数人都是精神病患者或反社会人士。普通人并不想拥有太多权力,他们希望能够拥有一个像样的家,他们想要吃得好,想要享受体面的假期。大多数人只希望对他人有限的控制。对于那些想要控制别人以及想要拥有权力的人来说,你必须考虑是什么在驱使着他们。


我认为是我们内心中最坏而不是最好的东西在驱使着我们想要拥有权力。


设计一个没有人能够拥有绝对权力的系统是一种挑战。即使在比特币,也可以看到吴忌寒具有如此多的哈希能力。如果吴忌寒真的相信去中心化,他就不会想拥有51%的算力;我们也不会在这里试图弄清楚他到底拥有多少算力。如果他相信去中心化,他就会说,我拥有25%的算力,我对此很满意,我赚的钱足够多了。


那些想拥有并追求这种权力的人总令我苦恼,这些机构只能期望通过拥有绝对的算力,然后伪造比特币来破坏比特币。但这样也仅仅是为了购买比特币,他们无法破坏比特币,也许能够在短时间内操纵价格。


从中本聪的文章可以看出,比特币的设计考虑到了政府将会试图扼杀比特币,并使其对政府干预无动于衷。这是比特币和区块链世界之间的二分法。


与比特币相比,世界各国政府更欢迎区块链。因为他们了解比特币对其支付系统的威胁。区块链可以成为实现进一步中心化的工具,它实际上可以强化中央集权。


很少有平台致力于隐私保护问题。


政府现在正在创建一种更方便溯源和追踪的法定货币,这样他们就可以使用数字货币而不是纸币来监控你。如果你兑换成纸币,他们就无法追踪。如果使用数字货币,他们就可以追踪你所做的一切,中央机构来发行货币是为了加强控制。


我认为区块链的本质就是,使用区块链来货币化现在我们真正无法货币化的东西。与比特币不同,其他平台因为有各自的创造者,我不知道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所以这与技术无关,而是与使用该技术实现目标的创造者有关。


比特币被认为是区块链1.0,以太坊被认为区块链2.0,众人纷纷开始从比特币转向区块链。2017年ICO疯狂的时候,每场峰会都在讨论区块链,我是唯一一个还在聊比特币的,然而现在比特币市值占比又重新回到了50%以上,事实证明比特币这个没有融过一分钱的项目,还是笑到了最后。


我没有反对区块链技术,但是我是不赞成ICO的。ICO这样的模式没办法避免团队的不作为,团队应该通过实现他们在白皮书中的承诺而获得融资,而不是仅仅就写了一篇白皮书,就成为了百万富翁。我见过太多的项目完全无需用到区块链技术,之所以要扯上区块链这个概念,只不过是为了找个理由做ICO。如果我能用传统方式复制一个项目,那这个项目就是伪区块链项目。


ETH主要被用于私募,当私募和私募市场的需求增长时,新人通过私募进入加密货币市场,他们购买了ETH以资助私募,由于几乎所有的私募项目都是垃圾,它们的价值将不可避免地归零,随后他们会卖掉ETH。


4.重新思考“共享经济”

作为一个纽约人,尤其是碰上下雨天什么的,你会发现在你不需要出租车的时候,它随处可见,但当你需要它的时候,它又一辆没有。被迫无奈,你只能求助于高昂的汽车服务,在这种情况下,甚至汽车服务也需要等上1-2小时,因为服务公司的车总是有限的。


所以我就在想有没有办法让更多不仅限于出租车公司的车,在市场上流通起来。而这个道理套在房地产上也是同的,所以在Uber和Airbnb诞生的一年前,我告诉我所有的律师Uber这种共享模式。


幸运的是,一年后,Uber和Airbnb就诞生了,我的律师们争取到了相应份额,并预留了部分给我。在Uber,Airbnb等产品大火之后,共享经济也同样大热起来。


然而我认为,Uber等不是共享经济,因为其价值没有被共享,如果要说也应该是是匹配经济,它是将不相关的两个需求方牵连起来。


那如何真正共享?代币化就是很好的一个补充,它将每个利益相关者转换为债权持有者。他们可能没有拥有等值的债权,但每个人的利益都是一致的。如果我们建立的是一个乘客可以获得代币、司机可以获得代币、参与该生态系统的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向生态系统贡献价值来获得代币、大家一起共享的生态系统,这才是共享经济。


因此,我们需要构建高度去中心化的平台,因为我们以不同于今天的方式方法确认、分配和分发价值。我听说有人在美国和中国做了一个去中心化的Uber,我还没有见过这一平台,所以我说不出哪个更好。我只想看到设计最好的获胜。

每个企业都应该是去中心化的。每个人都应该思考我们如何改变激励结构。


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就董事会对股东和利益相关者的负责任程度进行过辩论。代币化所做的是,它将每个利益相关者转换为权益持有者。所以每个人都是公司的所有者。所以不再有利益相关者权益,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益。他们可能没有拥有等值的权益,但每个人的利益都是一致的。


现在LITEX项目其实是整个共享经济逻辑的延伸,因为它把共享经济思想延伸到了支付的领域,并且是一种完全去中心化的形式。用户你可以在上面支付,你可以用上面的工具为你平时的消费来做支付,同时加入到网络当中也可以获取回报,这整个激励机制就是这样子建立起来,同时使生态更加的发展。


现在的整个支付系统当中有很多的摩擦成本,而当中有很多的中心化机构一环一环故意收取很多的费用。LITEX希望提供一种新的去中心化,并且实现线下支付的技术,能够减轻摩擦成本,同时能够实现去中心化的生态。


每一个加入进来的人,他都能够获得生态增加的价值,每个人参与进来的人都有激励来使得神态更加壮大。


5.比特币的未来

我刚开始接触比特币的时候,比特币基本上价值为零。然后其价值低于一美元,只有几美分。大约在2012年和2013年,它的价值增长了一千多倍。然后它从200美元到了400美元,接着2017年开始爆发。


我告诉人们不要太把2017年当回事。2016年底时有人问我对2017年的币价预测,我说我不喜欢预测价格,因为你必须知道它的价格非常不稳定。而你投资它必须明白它可能价值会归零。


你的投资期限不应该是短期的,至少应为5年。所以我告诉大家,不要考虑短期,如果从现在起5年以后,比特币将值更多钱或者归零。


因此,如果它能够存活下来,那么它会因其采用率(使用率或者普及率)的提高而继续存活下来。如果其采用率不增长,那它就会死亡。所以关键问题是采用率。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从另一个角度看,所有的垃圾币都会伤害比特币的采用率,因为人们一直对它们抱有很大希望。比特币兑现了它所做的每一个承诺,没有其他区块链能够兑现这些承诺。由于垃圾币的大量出现,人们更加怀疑加密货币。它破坏了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人们并不真正理解区块链平台和比特币之间的区别。


人们可能会说比特币失败了,因为它不是一种支付手段,他们只是缺乏理解和得到了错误的信息,因为现在的环境更加混乱,信息太多太杂。如果错误的信息减少了,我认为社区将会更有活力,而且比特币的应用范围将比如今的更加广泛。因此,我认为是错误的信息阻碍了采用率的提高,并且现在错误的信息越来越多,有用的信息越来越少。


全世界所有的钱,其中2/3用于存储价值,1/3用于消费,用于支付。从存储价值角度看,比特币作为一个新的货币,它相对于法币有非常大的优越性,因为比特币的总量是限定的,随着我们创造价值越来越多,比特币的价值会不断上升,它是非常优越的存储价值,远远优于现在的法币。


最新回复 (0)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返回
发新帖